UBI到底救了誰?

image_print

反對UBI最常見的理由不外乎是:錢從那裏來?認為UBI勢必造成龐大的財政負擔,固然有利於無產階級,但卻不利於中產階級;或者認為機器大軍搶飯碗造成失業潮的說法,不過是誇大其詞;或者樂觀的認為,即便工業4.0真的造成大量工作消失,但自然也會有新的職類產生,所以根本不用太擔心。

當然,芬蘭停止UBI實驗,也讓一些不瞭解UBI的人,對此更加感到疑惑。

但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欲知詳情,請點擊標題]

芬蘭停止UBI實驗,所以實施UBI錯了嗎? UBI不過是白白養一群沒有生產力,甚至是好吃懶作的人?UBI純綷是失業潮解藥嗎?單單為解救無產階級而存在的嗎?

在逐一解析上述問題前,先抽絲剝繭的深入瞭解目前所處的大環境,再來探討UBI必要性,如以一來,對於『UBI到底救了誰?』,或許就不言自明了。

一、工業4.0的衝擊

人力被取代的近例

當亞太鄰近地區,正如火如荼的往工業4.0大步推進時,在台灣,或許多人彷彿置身在外太空,還無感於它的威力。以下簡單列舉幾個人力被取代的近例

根據外媒BBC記者造訪中國最大機器人倉庫的報導,國際知名購物平台下的『菜鳥網路』物流,從收到訂單到包裹出庫,平均只需要花費10分鐘。據瞭解,甚至已開始量產『菜鳥無人車』,並將於2018年內全面進入末端配送,以後負責配送的快遞員,就不是人了。

中國申通快遞與浙江立鏢機器人公司合作研發的物流機器人,350個機器人24小時運作,每小時能完成18,000件分揀工作,估計減少70%的人力需求。只需充電5分鐘,即可使用4小時。而這套350個機器人的平台,每年維護成本,僅約合新台幣44萬元。如果換作是人力,1年44萬,只能請到2個不加班的工人。如此廉價的產能人力替代方案,豈能不吸引經營者採用?

根據Fortune Insight報導,2017年末,農村淘寶與菜鳥網絡攜手合作,僅僅9分鐘就跨越海峽,從福建省莆田市山亭鎮送到湄洲島買家手中,成功實現無人機快遞首航。

2017年,中國京東全流程無人倉庫亮相,進行無人送貨車的道路測試,無論是:自動駕駛、路線規劃、主動換道、車位識別、自主泊車,皆能自動完成。

商業模式的徹底變革

據鏡周刊2018年6月報導,郭台銘積極推動以機器人取代人力的『關燈工廠』計畫,並誇下豪語:「5年內,鴻海的生產線作業員將因此減少8成。」,言下之意就是將少80萬名員工。郭台銘2017年也曾表示過,透過虛實整合,製造商與消費者可望直接接觸,因此未來電子商務平台可能消失

這並非危言聳聽。一旦消失,意味著有不少網路上的大小賣家,得另某出路了

工業4.0帶來的變革,不止是人力上的取代,也是商業模式的徹底變革;它帶來高效率的客製,從製造業進化到製造服務業,從過去以製造為本,進化到以服務客戶驅動研發為本—客製化;全程服務涵蓋:研發設計、生產、交貨、產品生命週期間的維護。

工業4.0,從概念躍進到實際體現,僅花3年的時間。誠如天下雜誌所報導:

現在,

BMW客製化轉換塗裝顏色,58秒,輛輛不同色。

Optima客製一瓶香水,58秒,瓶瓶不一樣。

Siemens客製化控制器:58秒,台台不一樣。

所以,你還在舒適圈裏漠視工業4.0的襲擊浪潮嗎?

《工業4.0:即將來襲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作者Ulrich Sendle曾說過:「這類事情來的速度,比任何人想像的都還要快,什麼都不做,等於自殺。」,這句話對個人也適用。

二、台灣面臨的工業窘境

拜工業4.0降低人力成本所賜,英國、美國、德國….等高人事成本的各個國家,現今都極積把製造業拉回國內。

可想而知想,以低人力成本優勢翻轉經濟奇蹟,在未來已不復現。因為『本地生產』將成為主流,因為開發中國家的低人力成本,將被更低廉的機器人成本所取代。

一向以微利的代工製造業主的台灣,當然也不會忽視此趨勢,1年半內,工業4.0相關論壇就已達上百場。工業4.0的全球重要展示場—德國漢諾威工業博覽會,儘管已有不少台灣參訪團前往取經,但對發展方向,至今仍摸不著頭緒。

儘管工業4.0已暗潮洶湧,但在台灣似乎還沒有任何感受,當對岸已開始無人倉,無人駕駛,我們還是樂於以人力快遞派送但你以為這是好事嗎?它只顯示出我們的工業步調正在逐漸落後

 

三、勞動力劇烈變動的相關預測—貧富差距將拉到歷史新高

人員越精簡,代表將有更多的中產階級被淘汰,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中產階級幾乎沒人躲得過。

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曾預測,到了2020年,由於勞動力劇烈改變,全球共將減少500萬個工作機會。

英國牛津大學則推估,在2033年,有47%的現有工作,將被AI取代。

素有「顧問界的高盛」之稱的麥肯錫諮詢公司,在報告中指出,60%的職業到了2030年,全球將有4~8億個工作,會被自動化取代,換算約佔全球工作比15~30%;其中影響最為劇烈的是製造、餐旅、零售與貿易業。麥肯錫同時強調:工作時間和待遇會大幅度下滑。

至於中國,到2030年,甚至預估約有1億人口需面臨轉職。根據國際知名的普華永道咨詢公司(簡稱PwC)分析,影響最大的是交通運輸、倉儲、製造、批發和零售。

除了工作消失率、消失速度的預測略有不同外,對於失業潮的預測言論,則是各界一致。

AI取代人力,造成大量失業,儘管也預測會產生新職缺,但由於AI能力的提升,對才能的要求也相對提高,以至讓很多人轉職無望。因為無法期待一個快遞員或生產線作業員學會如何寫程式。由於勞動力的劇烈變動,將使貧富差距拉到歷史新高。

至於白領也無法倖免這場變動災難。因為企業主選擇成本低廉的AI來替代成本昂貴的人力作為解決方案是必然的趨勢。

例如: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德勤與Kira Systems聯手,將人工智慧引入會計、稅務、審計等工作當中。英國律師事務所BLP也將AI引進,用以處理數據、總結歸納與核對訊息,提供精確的法律資訊。

麥肯錫諮詢公司,除了提出4~8億個工作將被取代的預測外,同時也提出將誕生9億個工作機會的樂觀預測。

但真是這麼樂觀嗎?AI在取代人力的同時,真能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嗎?

所謂的9億個『工作機會』,並非因AI創造出來的!據外媒Consultancy.uk報導,普華永道咨詢公司(簡稱PwC),根據英國的數據趨勢分析,估計未來15年AI將取代大量的工作後,也只能創造出19%的新工作而已。

9億個『工作機會』都屬於舊職類,不外乎是一些AI無法取代的專業工作,或者薪資更低,且工作機會不多的勞務,例如:托嬰、幼齡教育、清潔、烹飪、園藝。

根據msn money提供的消息,取代率極小,AI幾乎無法取代的專業的工作,如下:

職能治能療師:取代率約0.3%;心理學者、精神科醫師:取代率約0.4%;社工:取代率約0.4%;舞蹈指導,取代率約0.4%;口腔外科醫師:取代率約0.4%;小學老師:取代率約0.4%;人力資源經理:取代率約0.6%;語言治療師:取代率約0.6%;館長:取代率約0.7%;林務:取代率約0.8%;人類學者、考古學者:取代率約0.8%;神職人員:取代率約0.8%;護理師:取代率約0.9%;藥劑師:取代率約1.2%;律師:取代率約3.2%;獸醫:取代率約3.8%;作家:取代率約3.8%;財務經理:取代率約6.9%;核能工程師:取代率約7%。

李開復應邀參加達沃斯世界論壇後,發表心得中提到一個例子:機器人未必容易取代成本低廉的清潔工,但AI會徹底取代一個成本高的牙醫助理,被取代之後,受過專業訓練的牙醫助理也很難再找到其他合適的工作,最後可能只能淪為清潔工或服務員。

此波AI失業浪潮,將產生巨大的職技重訓需求量,但實務環境上又難以滿足這個需求。新的工作性質,所需能力完全不同。因此,實際上並非所有失業者都能順利轉職到新工作。

如果列舉這麼多數據,還是難以理解現在的失業危機,那麼就用簡單的數據邏輯來說明:現今全球人口約74億,即將少8億個工作,那表示比例上有9分之1強的人會頓時失業,9個人當中有一個人會失業。如果74億人口扣掉老人與小孩,那麼所呈現的失業比值將會更驚人。

所謂9億個新工作,無論因全球人口老化,或因新興經濟體而產生的工作機會,扣掉低廉的清潔雜工,其他都是專業工作,而且是由眾多專業人才競爭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才能擁有。

試想,就普遍而言,平均一個學生班級內,可以出幾個外科醫師、獸醫、核能工程師、律師?專職畢業的學生很多,但大多數都能勝任專業的實務工作嗎?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更何況那些失去8億個工作機會的人們,如何能順利轉職去從事專業工作?

因為你無法期待一個快遞員或生產線作業員、零售員,能轉職到上述的專業工作,只能從事薪資更低的清潔員之類的工作。

而這將使更多人趨於貧窮,貧富差距無庸置疑將達到歷史新高。所以未來,要嘛就是精英中的菁英,或是腦筋靈活的創意人才,在高度專業職缺中競爭並獲得工作否則就要有心理準備,日後可能要過起『印度賤民』般的生活

並且,據麥肯錫的說法,9億個新工作機會,其中8%~9%的新工作目前還不存在!!!所以,9億個新工作機會的說法,實際上不過是8億個工作機會消失的安慰劑!

或許看到這裏,某些專業人士的心稍微安了一下,但真相是無法令人安心的。

四、經濟崩塌中的M型社會—UBI有助維持中產階級

因為台灣正面臨中產階級崩的窘境。非資本家們很可能在下一代,就被當今經的濟模式洗入社會底階層。一旦洗入底層就很難再從其中爬上來。光靠努力就可以從谷底翻身的世代,已經過去了。

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針對中產階級消失的現象觀察20年,著作《M型社會》,書中提供3個問題,幫助人們自我檢視自己是否仍屬於中產階級:

一,房貸造成你很大的壓力嗎?

二,你不想結婚,更不想養兒育女嗎?

三,你為小孩未來的教育經費憂心嗎?

只要其中有1個答案是肯定的,就代表你已經被淘汰到中低階層而不自知!!!

根據台灣的各項數據分析,大前研一斷言:「台灣已經出現日本當初的徵兆,成為M型社會!」並提醒:「別再以為,只要咬牙忍一忍,好日子還會回來!」

社會M型化,為社會帶來極大的不穩定。

所謂的「M型社會」是指所得階層的分布,往低階和上階兩側移動,中產階級人口減少,呈現左、右兩端高峰的「M」型現象。

當中產階級弱化,將撐不起消費內需,抑制經濟成長的同時,稅收也會減少,加上資產階級擅於避稅,最終,國庫虛空,即便是公務員的權益也難以不受波及。

根據2017年自由時報報導,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2016年底,台灣20~40歲人口,居然高達440萬人未婚;至於結婚人口,2017年1~7月結婚對數,也僅有8萬多對,並且逐年減少中。大學專院校畢業,大多從事非專業的低薪工作。

儘管現在的年輕人普遍為高學歷,但就業環境不友善:約僱、派遣、工作不穩定、低薪,加上物價逐年飛漲,使年輕人怯於結婚生子。即便結婚,也多半晚婚,願意懷第二胎的比率低,人口越來越少是必然的。學者警告:「晚婚不生」、「不婚不生」都是國家危機。

經濟萎靡,不但外資撤離,人才也留不住,人口老化加深財政負擔,種種因素惡性循環下,在同一條船上,無論是中、低階層,都無法倖免經濟蕭條的衝擊。

事實上,『中產階級消失』這個議題,早在10年前就已備受關注,預測將有80%的人,會由中產階級落入下層社會。根據商業週刊2006年的報導,長期觀察台灣貧富差距現象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曾表示:中產階級未來的機會越來越少,如果不能向上成為上流社會,就是往下沉淪成為下流社會。根據經建會的委託報告指出:過去25年來,台灣社會已消失了近82萬戶的中產階級,這其中約有54萬戶甚至淪入下層

在經貿全球化趨勢下,財富日益集中,富人能靠全球交易獲利,財富快速攀升,個人資產的積累,早已超乎自身的勞務效益,資產世襲,造成社會階層難以流動。中產階級因資源不足,失去競爭力,而淪落到中下階層。M型社會貧富差距懸殊,例如:美國前1%的富裕家庭,僅其1%的收入,即等於社會底層2000萬家庭收入的總和。

景氣差時,政府慣以降息、提高貨幣供給量….等方式來刺激經濟,但即使如此,仍改變不了年輕人的失業率,以及物價逐年上揚的趨勢,薪資停滯,收入永遠跟不上物價。

現在經濟模式導致金錢一旦流向上層,就很難再有機會回流中下階層。因為上層社會透過資產投資的獲利渠道多元,涵蓋各社會階層。例如:從一般消費的手機、通訊服務、到高額消費的精品珠寶、汽車、房屋。並且上層社會是高端消費族群,而高端消費的投資經營者也必然是上層社會,這使得上層社會的錢,根本難以回流至下層。

這樣的經濟模式下,貧窮勢必不斷擴大,光靠福利制度來救助貧窮,無法解決所有人的痛苦。但如果實施UBI便可以提升無產階級的消費能力,就與政府曾經發放消費卷的道理一樣。透過制度,重新分配資源,讓錢能回流到無產階級手中,這樣各行各業的商家自然有錢可賺。

或許是因為國家財政來源一向來自受薪階級,並且以中產階級為主,因為無產階級的薪資,甚至未達課稅標準。所以反對UBI的人,質疑UBI有利於無產階級,但卻不利於中產階級,但這完全是不瞭解UBI的錯謬說法,甚至可能是某些資產階級故意用此來分化誤導大眾認知。

事實上,目前的經濟模式,才是殺死中產階級的主凶,財富日益集中,M型化社會日趨嚴重,此現象全球皆然。

所謂『新酒不可裝舊皮囊,否則就會把舊皮囊撐破』,道理是一樣的。UBI是全新的制度,不可能沿用過去的舊稅制來支持新制度所以UBI的經費絕對不該以來自中產階級為主否則就不符UBI要求資源重新分配的精神

一個反對者常問的老問題—錢在哪兒?

但這個問題是連一個5歲的小女孩都知道的答案:錢在『誰』那裏!!!

年僅5歲凱瑟琳積極為非洲孩童募款作蚊帳,她和好朋友們一起向富比世排行榜上的富豪一一發函募款,凱瑟琳寄給比爾・蓋茨的信函中,認真地寫道:「親愛的比爾・蓋茨先生:沒有蚊帳,非洲的小孩會因為瘧疾死掉,他們需要錢,可是錢在您那裡……」

所以,UBI經費的主要來源,當然不可能是中產階級。從稅改,課徵富人稅,機器人稅,乃至,另設國營企業….等…開闢多元財源管道。

UBI制度,可讓資源重新分配,抑制財富集中,不但提升低層消費力,透過消費循環,更能將錢導入中產階級手中,所以UBI反而是讓中產階級得以維持的妙方。

五、貧窮所延伸的國家成本

治安問題:

父母忙於工作,以致孩童疏於關愛與管教,人格偏差,形成社會的不定時炸彈。近日犯罪手法,甚至越來越殘暴。

神經科學家詹姆斯.法隆教授在他的著作『天生變態』中自述,自己擁有一個異於常人的「變態大腦」。在一次偶然狀況下,他發現自己的大腦運作造影結果,竟與「心理變態」的個案極為相近。回溯家族史,家族內充滿拋妻棄子的無情之徒,以及冷血兇殘的殺人犯!雖然他具有暴力基因,但由於家中有愛,使他得以遠避邪惡的岔路。

因為失業自殺、詐騙、搶劫、偷竊…等犯罪消息,時有所聞。監獄人滿為患。

⑵貧窮產生的醫療成本:

貧窮導致養營不良。

低薪為增加收入而身兼多職導致過勞。

長期處於經濟壓力,出現各種精神疾病,諸如:憂鬱症、恐慌症、躁鬱症、失眠。據媒體披露,某一精神診所,門診人數,單月即可達3000人次。

街友問題:

總有一些貧苦族被排擠在制度之外,例如街友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年齡層有下降的趨勢。

台灣正在消耗它最寶貴的資產—年輕人。現在的年輕人普遍高學歷,試問一個人從國小到大學,這當中國家付出多少教育成本?卻找不到工作,看不到未來,甚至因貧窮衍生更多醫療成本,而諸多這類的成本,在未來將因為貧窮擴大而不斷增加。

而UBI不但可以讓眾人有機會充分發揮天賦潛能,培植國力,更能省下上述那些因貧窮而耗費的成本。

若將這些成本,逐一換算成金錢,絕對是一筆可觀的數字,足以轉作UBI的經費來源之一。

六、芬蘭的UBI實驗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要停止?

實驗嘎然而止的主因,是方向錯了。誤解UBI的『用途』,錯把UBI當作成救濟金替代方案。政府發錢給失業民眾,卻未要求他們找工作,這樣的救濟方式自然會讓許多芬蘭人感到很惱火。一旦用途方向錯了,停止是絲毫不意外的事。

UBI並不是為了讓大家都吃飽喝足,然後遊手好閒,如果是這樣,國家難免走向委內瑞拉的破敗之路。

過去的委內瑞拉,因身居世界重要石油輸出國,其國家福利之好,可說世界之冠。政府每年給予食物補貼高達6億美元,人民幾乎不用花錢吃飯,免費住宅更是達到上百萬套,醫療教育全部免費;解僱工作6年的員工,補償費竟高達30萬元。

一夜暴富的委內瑞拉因石油而富有,也因石油而貧窮。石油出口占了總出口收入的八成。如今經濟崩盤,物質匱乏,現在該國人民只能靠吃垃圾為生。

芬蘭的錯誤:

以失業對象做實驗,其實並沒有問題,因為AI衝擊下,面對的就是許多失業的人。有問題的是時間太短,UBI創造爆發性的經濟產能是可預期,但它並不是為了獲得立桿見影的生產力而存在的,要把UBI當作是經營國力的長期投資,並非玩短線操作,所以要有配套措施

UBI的時代背景基於結構性失業,是全新的制度與做法,不可能一開始就能作到盡善盡美,需要在運作中不斷改善。

人才培養需要長期的時間,但以過去傳統方式進行職訓或教育,根本不可能開發出天才,至於平庸之才是無法因應未來科技發展的需求。

儘管芬蘭停止,各國持續推動UBI的腳步不會停止,失敗是拿來做借鏡,而不是藉口。

套用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柏,支持UBI時所說的話:沒有人從一開始就知道如何做,想法並不會在最初就成為現實。只有當你付出行動後才變得逐漸清晰,你需要做的,就是開始行動。

長期實施UBI創造經濟產能必然可預期

力挺UBI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柏,他是怎麼理解UBI的呢?

向哈佛畢業生演說時,他表示:「我們應該探索無條件基本收入等等的政策,讓每一個市民都有機會可以嘗試實現他們的構想帶動創新。」「不可以單靠經濟指標,來度量實驗成功與否,而是應該使用一些能鼓勵創新的指標,來衡量基本收入的成果。

過去幾年,除了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柏公開力挺UBI外,全球首富比爾•蓋茨,Tesla 的伊隆•馬斯克、eBay 的皮埃爾•奧米迪亞等人,也都曾多次公開表示支持UBI。

UBI是讓們得以發展新領域技能的『前提』爆發性的經濟產能,長期下是可以預期的。

UBI的終極目標是:透過科學方法,挖掘每個人的天賦並且依其天賦進行菁英培訓,讓每個人都能有公平的機會發揮潛能,藉此培植國力,帶動創新,為人才養成建立雄厚根基。

刻意的訓練菁英是非常重要的,以色列人口佔全球人口數0.2%,以色列的諾貝爾獎得主,卻佔全球得主總數的20%,這就是以色列的教育成果。

UBI,就個人而言,是發展自我,就國家而言,是為發展國力奠定根基。

以前人們為了求一份待遇優渥的工作,往往會一窩蜂學習同類型的技能,明明沒興趣、也沒天賦,最後只是換得一張文憑,學非所用,完全浪費教育資源,也丟失開發個人潛能的機會。

過去以工作為導向的教育方式,使個人潛能天賦完全被埋沒我們從未研究過在總人口數中『成功開發個人潛能』的可能機率是多少我們從未估算過在總人口數中,資源分配不均可能讓多少隱天賦失去發展的機會這些都是人才資源的浪費但我們從未算過這些浪費的隱成本也不曾在意。

但在UBI實驗中如果給予足夠的時間便有機會可以瞭解那些未曾計算過的數據『天賦浪費的隱藏成本』,並進行精確的統計分析。發掘天賦潛能,猶如挖礦。或許大多數人是平庸的,但只要錯失奇葩,就是國家社會的損失。

貝多芬的天賦是音樂。想像一下,如果讓貝多芬去當廚師,表現肯定無法像音樂家那般傑出。所以讓具天賦的人去從事非天賦的工作,是一種人力資源最大的浪費。在未來世界裡,我們要避免這種浪費。

美研究顯示,低薪會影響大腦思維與記憶能力,所以若在基本生活無虞的情況下,便可提升學習能力,並朝個人志趣多元發展;創造性、情感交流、審美、藝術能力、思辨能力、綜合理解能力,這些都是獨特且非常值得開發的能力。

透過科學方式,掘以生具來的天賦潛能,並進行深化教育應該是未來人才培育的方式。讓原本具有某些特殊天賦的人,UBI的保障下,可以不再受限於經濟環境而被埋沒。

除了一些無法取代的專業,以及低廉雜工外,未來期待人力發揮的部分,恐怕以文創、娛樂產業居多。因為當工作被取代,人們有機會花更多時間在休閒娛樂上。

所以未來作家、音樂家、電影導演、編劇、遊戲設計師、表演,這些需要創意職類的人才,絕對是不可少的。即使有一天機器人會跳舞,但人們應該還是會喜歡看真人跳舞。就算機器人會寫文章,但相信人們對於人類的思想結晶,依舊會感興趣。

所謂的產能價值,並非膚淺的以立即性勞務產出來評估價值。

例如:運動比賽,可創造出邊際效益,延伸出許多商機。

即便是玩魔術方塊,看似沒有產能,但當一個人很會玩魔術方塊,甚至蒙眼都能玩,之後透過這樣熟練的技巧到處表演,就能創造娛樂經濟。因為看表演而買門票,就已經刺激消費了。

所以讓人們有時間挖掘、並深化自己以生具來的天賦潛能,是很重要的。那怕它只是一種娛樂,都能帶來經濟效益。

相信年紀稍長的人,對三級片影星葉玉卿一定不陌生,因著嫁入夫家,她現在已經是成功的美國銀行家。長笛演奏家賴英里,也是因著嫁入夫家,幾經努力,一度成為寒舍董事長。當然她們兩位,並非單憑嫁入夫家,就能不勞而獲的晉升到那樣的地位;能到達那樣的位置,必然是具有相當的專業能力與智慧才能勝任。

只是,機會很重要。如果她們不曾有那樣的機會,沒有人會料到,原來她們可以被培養出那樣的商業管理能力,但這樣的專業能力,並非她們原來所具有的,而是際遇給她們機會學習。

這證明,只要有機會,就有可能創造出奇蹟。

當然不可否認,確實有部分人是被動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所以為UBI制定一些規則是必須的,即便無需工作,不可以閒懶。

例如:65歲以下,天至少6小時,朝自己的興趣從事學習,如果不想學習就去當志工服務社會

養成社會貢獻的觀念,著重榮譽,這是人格教育,UBI精神其中極重要的一環。

UBI制度下的人們,不是不用工作,而是重新定義工作,沒有從事任何職業的人,他的工作,就是不斷學習,試著開發自己的潛能,或者作志工服務社會。

正如麥肯錫報告共同作者倫德所說:「以前,人生頭20年唸書,40~50年工作,這樣的模式已經開始動搖。我們必須開始考慮在整個職涯過程中,持續學習和接受訓練。」

有人認為UBI的概念與共產主義是一樣的,有了免費的錢,會讓人們失去工作的動力。

這想法是錯的!!!因為UBI是致力於讓人們在自己的天賦興趣上,為社會作出貢獻。

『工作』可能是枯橾的,會讓人想迴避;但『興趣』可不是!!!

人們對於不喜歡的事物會慵懶,當有人在工作上偷懶時,自然會引起其他人的心理不平衡,進而影響整體的工作意願。

這就是多數人所擔憂的,沒有金錢誘因,就沒有工作動力。但如果是在自己有興趣的事物上,相信人們會樂於努力,並且極積作出貢獻

畢竟,UBI只提供基本生活費想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仍必需找有薪酬的工作當人們努力發掘出自己的天賦潛能,就有機會靠天賦獲得UBI以外的報酬。

並且人們的動能未必完全為金錢所趨使。例如:可汗學院。這是孟加拉裔美國人、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生薩爾曼·可汗,於2006年創立的一所非營利教育機構,通過網路提供一系列免費教材。所以,實際上願意為社會默默作出貢獻的人很多,限於篇幅,無法一一列舉。錢,並不是驅使人作出貢獻的唯一動機。

錢從那裏來?這是反對者最質疑的問題?

UBI的經費來源,實驗初期或許可以採多管道並行:

  • 稅制修改:奢侈品消費稅,例如:限量柏金包。
  • 國營的社會企業

可以參考新加坡「國家資本主義」的經濟模式,此模式是由國家控制的私人企業來進行投資,主導資本市場。

由政府出資,設立國營的社會企業,財務報表透明化,由民間UBI公益團體共同監督,營業收益歸於全民UBI。營運高度『智能化』,精簡人事,高薪挖角專業尖端科技人才、聘僱高階經理人,發揮最大成本效益,其中沒有所謂鐵飯碗保障的公務員,所以不必擔心冗員。以往因為國營企業內部職位過於安逸,缺乏誘因,且冗員過多,才導致缺乏市場競爭力。

總之,在稅制上抑制大企業,培植小企業。大企業角色由國家擔任,所有營收獲益歸給全體國民。

  • 機器人稅:課稅方式可依據機器節省人力成本的比例計,或依照機器種類計。
  • 募款
  • 協助建立UBI社群,並挹注資金協助其成員共同創業。
  • 社群內建立資源共享:減少資源浪費、以及對金錢的依賴。
  • 社會資源流通:例如,過剩的農產品,應該流通給其他食物匱乏的人們。
  • 立法抑制租金、房價。若房價、租金低,等同金錢由資產階級手中,回流至中下階層,一方面有助提升消民間費力,同時UBI的標準保障數額,也可因為不必支付太多租金而下修。

有UBI的保障,人口也不致為了找工作,而過度集中於大城市,有助城鄉平衡發展。

積極開發人民的個人天賦,從潛能中培育各類人才:科技、文創、娛樂….等等,有人才自然能創造經濟產能,並產生消費能力吸引更多投資人,同時留住金字塔尖端的消費族群。

但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人民生活要有基本保障—UBI。

一旦國家經濟萎靡不振,技術環境落後,一切商機也將隨之消失,並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

作者:Joyce Wa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