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基本收入與性別平等

image_print

「心智自由有賴於物質資源。詩有賴於心智自由。而女性向來貧窮,不只是兩百年來如此,而是從古至今一直如此。女性擁有的心智自由還不如雅典奴隸的孩子。女性因此毫無機會寫詩。這就是我為什麼那麼強調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1]─女性主義文學先驅: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在現代家務分工下,典型身為妻子的女性常常做很多未支薪的家務工作 (Yavorsky, Kamp Dush, & Schoppe‐Sullivan, 2015),即在非正式的市場經濟體系下的隱藏勞務 (Tuominen, 1994),這樣的隱藏勞務在傳統上是沒有收入的。即使現代女性的全職家庭主婦減少許多,但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就業婦女數量提升,但仍須負擔許多家務工作 (Hochschild & Machung, 2012)。而典型身為丈夫的男性通常都能在外從事有收入的工作、往往不必負擔隱藏勞務,因此這對女性而言是相當不公平的。尤其如果是全職的家庭主婦,常常做了諸多勞務,卻因為沒有收入,所以往往只能聽從於丈夫,而無條件基本收入(UBI):「以個人為發放單位,定期地、無條件地發放現金給所有人,不論是否有工作,也不需要任何的經濟情況審查」[2]有了UBI這樣的支持,藉由以不分性別的每個個人為單位而非以家庭為單位定期地給予一筆收入,將是女性經濟賦權(empowerment)的一大助力,可以避免丈夫的經濟控制,也使得女性可以有選擇不必聽從或甚至反駁丈夫的權力。

在現代家庭性別權力尚不對等的情況下,在勞動分配上男人往往比女人握有更多的權力 (Sanchez, 1994),女性往往也可能因而擁有較少的自主權。例如若要離婚,女性相較之下較易遇到困難,原因除了受到傳統性別文化的束縛、大眾對於母職的期待等因素之外,經濟自主是一個重要原因,女性較可能會擔憂經濟無法獨立的問題,也較可能令女性往往沒有真正能夠選擇離婚的自主權。這時若有了UBI的幫助,就能讓女性較能在經濟上獨立,如此女性也就擁有了較大的自主權。而有了這筆收入作為後盾,妻子在與丈夫爭論時,也就有了較平等的談判權。對於女性的這些種種權利的提升,最終將能回過頭來解決家庭性別權力不對等的問題,進一步促進家庭的性別平等。

基於上述理由,於是乎有文獻便指出實施UBI將能促進性別平等、達成性別正義 (McKay, 2001)。誠如開頭引文吳爾芙所言「心智自由有賴於物質資源」,若要讓女性平等地達到真正的自由,那麼我們應該要支持女性擁有最基本的物質資源,也就是最基本能夠維持生存的收入,才能夠使得女性進一步重新獲得生活的自主性,無論在職場、家庭生活都有更多的選擇空間,也才能夠如吳爾芙所期盼的使得女性更進一步擁有寫詩或其他創作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吳爾芙「那麼強調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總而言之,如果我們希望促進性別平等的話,那麼我們就應該考慮實施UBI!

作者/朱智德

 

參考文獻:
Woolf, V. (1929/1977). A Room of One’s Own
Yavorsky, J. E., Kamp Dush, C. M., & Schoppe‐Sullivan, S. J. (2015). The production of inequality: The gender division of labor across the transition to parenthood.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77(3), 662-679.
Tuominen, M. (1994). The hidden organization of labor: Gender, race/ethnicity and child-care work in the formal and informal economy. Sociological Perspectives, 37(2), 229-245.
Hochschild, A., & Machung, A. (2012). The second shift: Working families and the revolution at home: Penguin.
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 http://basicincome.org/
Sanchez, L. (1994). Gender, labor allocations, and the psychology of entitlement within the home. Social Forces, 73(2), 533-553.
McKay, A. (2001). Rethinking Work and Income Maintenance Policy: Promoting Gender Equality Through a Citizens’ Basic Income. Feminist Economics, 7(1), 97-118.

註解:
[1] Woolf, 1929/1977: 103
[2] http://basicincome.org/basic-incom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