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的无条件基本收入实验简介

image_print

在2017年1月,芬兰政府开始试行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简称UBI)的实验,随机挑选了2000名失业者,以每月发放560欧元,将近新台币19734元,让试验者自由决定该如何使用这笔金额。

【本篇内容来自Vice News/ The Guardian 资深经济评论员Aditya Chakrabortty的采访,主要采访其中一位的试验者Järvinen】

在Järvinen的案例中,他并没有像许多人的直觉想象,只靠领取基本收入而不去工作,相反地,Järvinen表示自从有了基本收入后,不必再受限于就业服务站和政府的种种要求,总算可以专心地投入自己的事业中:制做萨满鼓、拍摄影片、还有经营Airbnb,这些工作是在有基本收入之前所无法完成的事情,Järvinen觉得基本收入让他重新掌握了自己的人生。

 

一个月560欧元的收入,在芬兰其实是很少的一笔钱,人可能要先学会变魔术,才能够只靠这笔收入维生,正因为如此,这份收入并不会使人只想待在家里放松懒惰。实际上,Järvinen花更多时间和心力投入在工作,也成功靠事业所赚得的钱来扶养六位孩子。

芬兰的卫福部部长Pirkko Mattila认为,对于芬兰的人民而言,是非常想要工作的,人们不会只领一份基本收入而不工作,而且他十分清楚贫穷陷阱对于长期失业者的影响,而基本收入可以避免这种状况发生。

贫穷陷阱是指,长期失业者若从事短期工作以期收入增加,却会因此失去政府的补助,整体收入只比补助高一些,却付出了更多劳力,让失业者大幅降低工作的意愿,寜愿待在家中领补助,不愿工作提高所得。

芬兰工会中央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Ilkka Kaukoranta则表示,问题在于UBI的资金该从何而来?以现有的模式而言,必须仰赖税收,而税收正是从工作者征收的,若是给每个人足以生活的金钱,人们将不需要工作,工作者就会变少。假设以现有的模式推动全国规模的计划,势必会造成相当于5% GDP的预算赤字。所以提高税收和降低人们工作动力会是相关的。

被问到要如何支持UBI所需求的税收时,Järvinen认为,有很多充满创意的人们会创造许多新的工作,像是近年来的脸书、YouTube、Uber等等,这些创造力镶嵌在我们的DNA,而UBI正是可以激活这些创意因子的关键,所以我并不担心税收的问题。

透过芬兰的实验,可以看出UBI对于失业者的影响:减少就业限制、鼓励发展自己的事业、工作时数增加、激发不同领域的工作创新能力。目前看来正面影响居多,但是这种实验所带来的争议也不少。

其一:因为是聚焦在失业者上,所以无法预估UBI发放在非失业者时会造成的影响,也就是实验样本不够全面化、多元化。

其二:发放的时间只有两年,与UBI的宗旨不同,无法看出若是长期或终身发放时,人们的行为会产生什么变化。

其三:霍桑效应的影响,是指当被观察者知道自己成为观察对象时,改变了行为倾向。关于这点,芬兰政府在实验结束前都不透漏任何信息,也是希望能够降低霍桑效应的影响。

严格来说芬兰的实验,不能称的上是真正的UBI,但足以向我们表现出UBI对于失业者的影响,揭开UBI一小部份的面纱,仍然有宝贵的参考价值。应该等待未来更多的实验计划实施,让我们更能理解UBI的全面影响力。

影片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4&v=vwjNrxVd-1E

Author: 杜佑兴

Editors: 吴东晏, Tyler Prochazk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