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研究全民基本收入的可行性

image_print

UNDP Beijing Roundtable

为何你需要知道
中国的学术界及官员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于上礼拜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关于全民基本收入的圆桌会议,暗示中国可能已准备好开始用同样的方式,像芬兰、苏格兰及印度等国家一样试验社会分红。

作为无条件基本收入已在亚洲有重大进展的号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上礼拜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关于基本收入的圆桌会议讨论。来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大学教授,在圆桌会议上发言讨论关于基本收入试验计划在中国的潜力。

Patrick Haverman(待中文翻译)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中国的副主任。他说想要与学术界及政府决定基本收入试验在中国的不同区域是否可行。

「随着『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坚持专注在『不放弃任何人』的需求上,我们将必须拥有各式各样的响应及谨慎考虑。」Haverman在开场评论时如此说道。「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能强化围绕着潜在选项的合作性讨论,以处理深入未来的贫穷及不平等问题,并且不应忽略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角色。」

这场圆桌会议也讨论了在中国实施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好处及可能的挑战。一个重要的主题是无条件基本收入如何能改善「低保」系统,这是目前中国需审查资产的无条件现金转移计划。「低保」目前的问题是要锁定哪些为真正的穷人而发放补助。许多圆桌会议的参与者注意到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全民普遍性可能减轻此问题。

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李实教授说,因为糟糕的确认受助者过程,几乎很少中国穷人获得「低保」的补助。在其研究中,李教授和其他研究者发现,接近88%的中国贫穷居民未得到「低保」的津贴。令人吃惊的是,审查受助者资产的行政成本支出,比起实际的现金转移数量还高出三倍。

其他人提到,因遍布中国的地理及经济上差异,意味着若未调整相关居住地域的标准,则实施全国性的无条件基本收入是困难的。

这次活动由国际劳工组织共同举办,报告了自动化对于就业的潜在破坏。Haverman说中国的一项优势是智能型手机的渗透密集度高,而许多企业现在已接受数字支付的形式,表示这可能是发放基本收入至数字钱包的最有效率方式。

Haverman说:「几乎每个人都有一只手机,所以我们若能找到一个试验区,我想我们应该试试看。」

成福蕊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的助理教授。她说中国的基本收入/社会分红研究网正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合作,计划中国无条件基本收入试验计划的下一个阶段。她说此研究网正寻求与地方政府的合作,并打算从科技公司募得资金。

「基本收入是未来全球社会保障系统的可能替代方案,因为现今的系统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成福蕊道。「我们应该从全球现有的基本收入实验中尽可能学习到最多的经验。」她附带一提。

在中国清华大学的崔之元教授,已著述中国如何能效仿美国阿拉斯加的永久基金来实施无条件基本收入。崔教授解释,创建了永久基金的阿拉斯加的州长Jay Hammond说他觉得「北京比华盛顿特区更为亲近。」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杨团教授说,对于基本收入而言,中国庞大的国土面积表示它会是个好地方来「想出许多种类型的实验

她说:「在过去,我一直反对西方式的社会保障机制。」「但今日我认为中国的社会情境已经不同了。」

根据Haverman所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正在计划公开超过三页的工作报告,处理像是在中国如何筹得无条件基本收入资金的主题,以及对于工时的潜在影响。

更早之前的十月,一个以台湾为基础的倡议团体,目标锁定于召集在台湾实施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支持,并提出一份政策白皮书,勾勒出一个全国性的基本收入在此小岛上可能如何实行。「无条件基本收入台湾」说台湾极低的税率开启了数个潜在的无条件基本收入筹资管道,包括实施碳税及提高所得税或实施土地税等选项。该白皮书建议成年人每个月发放1万元新台币(332美元);小孩每个月5千

该团体主张这样的一种政策,能帮助缓和收入不平等的问题,而这现象在台湾已一直持续稳定成长中。无条件基本收入也可能处理一些金融财务问题所带来的有关焦虑,像是养小孩,因为少子化在此岛上已造成人口危机。原始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方面的工作报告可在此处获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