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簡介

image_print

在2017年1月,芬蘭政府開始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簡稱UBI)的實驗,隨機挑選了2000名失業者,以每月發放560歐元,將近新台幣19734元,讓試驗者自由決定該如何使用這筆金額。

【本篇內容來自Vice News/ The Guardian 資深經濟評論員Aditya Chakrabortty的採訪,主要採訪其中一位的試驗者Järvinen】

在Järvinen的案例中,他並沒有像許多人的直覺想像,只靠領取基本收入而不去工作,相反地,Järvinen表示自從有了基本收入後,不必再受限於就業服務站和政府的種種要求,總算可以專心地投入自己的事業中:製做薩滿鼓、拍攝影片、還有經營Airbnb,這些工作是在有基本收入之前所無法完成的事情,Järvinen覺得基本收入讓他重新掌握了自己的人生。

一個月560歐元的收入,在芬蘭其實是很少的一筆錢,人可能要先學會變魔術,才能夠只靠這筆收入維生,正因為如此,這份收入並不會使人只想待在家裡放鬆懶惰。實際上,Järvinen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投入在工作,也成功靠事業所賺得的錢來扶養六位孩子。

芬蘭的衛福部部長Pirkko Mattila認為,對於芬蘭的人民而言,是非常想要工作的,人們不會只領一份基本收入而不工作,而且他十分清楚貧窮陷阱對於長期失業者的影響,而基本收入可以避免這種狀況發生。

貧窮陷阱是指,長期失業者若從事短期工作以期收入增加,卻會因此失去政府的補助,整體收入只比補助高一些,卻付出了更多勞力,讓失業者大幅降低工作的意願,寜願待在家中領補助,不願工作提高所得。

芬蘭工會中央組織的首席經濟學家Ilkka Kaukoranta則表示,問題在於UBI的資金該從何而來?以現有的模式而言,必須仰賴稅收,而稅收正是從工作者徵收的,若是給每個人足以生活的金錢,人們將不需要工作,工作者就會變少。假設以現有的模式推動全國規模的計劃,勢必會造成相當於5% GDP的預算赤字。所以提高稅收和降低人們工作動力會是相關的。

被問到要如何支持UBI所需求的稅收時,Järvinen認為,有很多充滿創意的人們會創造許多新的工作,像是近年來的臉書、YouTube、Uber等等,這些創造力鑲嵌在我們的DNA,而UBI正是可以激活這些創意因子的關鍵,所以我並不擔心稅收的問題。

透過芬蘭的實驗,可以看出UBI對於失業者的影響:減少就業限制、鼓勵發展自己的事業、工作時數增加、激發不同領域的工作創新能力。目前看來正面影響居多,但是這種實驗所帶來的爭議也不少。

其一:因為是聚焦在失業者上,所以無法預估UBI發放在非失業者時會造成的影響,也就是實驗樣本不夠全面化、多元化。

其二:發放的時間只有兩年,與UBI的宗旨不同,無法看出若是長期或終身發放時,人們的行為會產生什麼變化。

其三:霍桑效應的影響,是指當被觀察者知道自己成為觀察對象時,改變了行為傾向。關於這點,芬蘭政府在實驗結束前都不透漏任何資訊,也是希望能夠降低霍桑效應的影響。

嚴格來說芬蘭的實驗,不能稱的上是真正的UBI,但足以向我們表現出UBI對於失業者的影響,揭開UBI一小部份的面紗,仍然有寶貴的參考價值。應該等待未來更多的實驗計畫實施,讓我們更能理解UBI的全面影響力。

影片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4&v=vwjNrxVd-1E

Author: 杜祐興

Editors: 吳東晏, Tyler Prochazka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