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收入:至於那些不負責任的人呢?

image_print

原文/Tyler Prochazka

日前我詢問了美國企業研究院院長亞瑟.布魯克斯 (Arthur Brooks),有關他對「基本收入保障」(Basic Income Guarantee/BIG)的想法。他不贊成這個構想,因為社會中有些人並不會善用這筆得來的金錢。

值得注意的是,布魯克斯是一位具有影響力的保守派人士,並提倡社會安全網的概念。基本收入保障(BIG)的簡單架構,便是其吸引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原因,這些支持者也包含布魯克斯的同事查爾斯.穆雷 (Charles Murray)。

許多美國人反對基本收入保障的普及化,因此現階段最重要的應是正視這個議題,選擇捍衛普及化的概念,或至少提出能夠調解這個議題的建議方案。

在基本收入保障的議題下,其中一個常見的反對原因即是認為有些人會領取這些收入,並退出勞動市場。

經濟學家艾德.多蘭 (Ed Dolan) 表示,事實顯示這往往和我們所想的大相徑庭。他以住在船上,一整年打零工的布魯斯為例。當布魯斯享有基本收入保障,他選擇投入較少時間工作,並將這些時間拿來彈吉他和賞鳥。

雖然像布魯斯這樣的人確實存在,多蘭提供可靠的研究證明其佔少之又少的比例。大多數的人在擁有基本收入保障後,會更加投入在工作上,而非更少;這是因為如果基本收入取代現行的福利權制(entitlement system)(註:政府對於各項福利設定一定的標準,達到標準方能有權力得到該項福利),人們會有更強烈的工作動機,因為當收入提高,大部分的福利會隨之減少。

然而,布魯斯的案例還不是最該感到擔心的。社會中仍有些長期處於貧窮的人民,他們不了解該如何開源節流,而將其所獲得的基本收入浪費在不良嗜好上,如嚴重的藥物或酒精成癮,或是因為精神疾病而影響決策能力。

從政治面或實務面檢視基本收入保障會發現,「不負責任使用」基本收入,可能會是無條件收入這種理念的一項挑戰。

政治面言之,無論好壞,家長式的觀念深植於美國選民心中。這也是為什麼 1990 年代美國通過帶有工作要求的福利改革;也是為什麼食品券禁止購買酒精類飲料。

因此,基本收入保障的主要特色 — 簡單性,可能也是成為其政治面垮台的原因。

另一方面,這個社會也應正視並協助那些所謂「不負責任」的人們。

美國賓州大學的研究顯示,被安置在庇護所的無業遊民之中,有 85% 的人在兩年之後依然住在庇護所,且不太可能再跌入無家可歸的地步。事實上,這項研究表示,這類型的援助方式比其他管理無業遊民的措施,如急診照護和監獄,更節省成本。

這可能並不全然是協助不負責任的人,畢竟這是一個具體安置住所的援助案例。然而,這確實說明了即使無家可歸的人-這群社會上最脆弱的族群,也不會浪費這些援助,而最終又流浪於街頭。

美國的「十萬家庭行動」主要針對極有可能亡於街頭的無業遊民。這項行動也成功安置絕大多數無家可歸的人。從這當中所學到的一課,即是應透過社會工作者定期檢查,確保這些受助對象沒有偏離正軌。

這點是基本收入保障可以改進的地方。在許多權益的行政成本都能因為基本收入保障而省下,這個計畫的一小部分即可包含社會工作,提供給這些弱勢族群免費的檢查及援助。社會工作者可以協助個案銀行開戶、就業、取得醫療健保等服務。

在審核基本收入資格時所填的表格中,即可制定相關的問題,決定其是否能享有社會工作者定期檢查的服務。

在極端的案例下,當警察或社會工作者發現有人將基本收入保障的補助,花費在酗酒或毒品時,其是否還能繼續獲得基本收入保障可以視個案是否接受治療而定。這並不意味著每個基本收入的受領者都需經過像是隨機藥物測試這種失敗的政策。相反地,在某些情況下,基本收入保障對於有不良嗜好的人反而是種激勵因素,鼓勵其接受治療。

在其他情況下,對於因罹患重度心理疾病或其他因素,而無法透過基本收入保障以獲取如居住、食物等基本需求的人們而言,社會工作者應幫其找到照護者,並由這些照護者代為運用其基本收入保障所得之金額。這類型的情況應密切觀察金錢運用的情形,是否真的花費在這些受助對象上,並給予這些照護者一定額度的照護費。

無論如何,會完全浪費 BIG 的受領者大概微乎其微。即使沒有進一步修改基本收入保障的內容,以防止不負責任的行為產生,BIG 仍適合改善現狀。沒有一個旨在減少貧困的政府制度是完美的;但是,基本收入保障大概是最接近完美的。

譯者/Joey Wei 魏庭劭

校稿.編輯/Enzo Guo 郭子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