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及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研究全民基本收入的可行性

image_print

UNDP Beijing Roundtable

為何你需要知道
中國的學術界及官員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於上禮拜在北京舉行了一場關於全民基本收入的圓桌會議,暗示中國可能已準備好開始用同樣的方式,像芬蘭、蘇格蘭及印度等國家一樣試驗社會分紅。

作為無條件基本收入已在亞洲有重大進展的號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上禮拜在北京舉辦了一場關於基本收入的圓桌會議討論。來自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大學教授,在圓桌會議上發言討論關於基本收入試驗計劃在中國的潛力。

Patrick Haverman(待中文翻譯)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在中國的副主任。他說想要與學術界及政府決定基本收入試驗在中國的不同區域是否可行。

「隨著『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堅持專注在『不放棄任何人』的需求上,我們將必須擁有各式各樣的回應及謹慎考慮。」Haverman在開場評論時如此說道。「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能強化圍繞著潛在選項的合作性討論,以處理深入未來的貧窮及不平等問題,並且不應忽略無條件基本收入的角色。」

這場圓桌會議也討論了在中國實施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好處及可能的挑戰。一個重要的主題是無條件基本收入如何能改善「低保」系統,這是目前中國需審查資產的無條件現金轉移計畫。「低保」目前的問題是要鎖定哪些為真正的窮人而發放補助。許多圓桌會議的參與者注意到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全民普遍性可能減輕此問題。

在北京師範大學的李實教授說,因為糟糕的確認受助者過程,幾乎很少中國窮人獲得「低保」的補助。在其研究中,李教授和其他研究者發現,接近88%的中國貧窮居民未得到「低保」的津貼。令人吃驚的是,審查受助者資產的行政成本支出,比起實際的現金轉移數量還高出三倍。

其他人提到,因遍佈中國的地理及經濟上差異,意味著若未調整相關居住地域的標準,則實施全國性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是困難的。

這次活動由國際勞工組織共同舉辦,報告了自動化對於就業的潛在破壞。Haverman說中國的一項優勢是智慧型手機的滲透密集度高,而許多企業現在已接受數位支付的形式,表示這可能是發放基本收入至數位錢包的最有效率方式。

Haverman說:「幾乎每個人都有一隻手機,所以我們若能找到一個試驗區,我想我們應該試試看。」

成福蕊是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的助理教授。她說中國的基本收入/社會分紅研究網正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合作,計劃中國無條件基本收入試驗計劃的下一個階段。她說此研究網正尋求與地方政府的合作,並打算從科技公司募得資金。

「基本收入是未來全球社會保障系統的可能替代方案,因為現今的系統正在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成福蕊道。「我們應該從全球現有的基本收入實驗中盡可能學習到最多的經驗。」她附帶一提。

在中國清華大學的崔之元教授,已著述中國如何能效仿美國阿拉斯加的永久基金來實施無條件基本收入。崔教授解釋,創建了永久基金的阿拉斯加的州長Jay Hammond說他覺得「北京比華盛頓特區更為親近。」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楊團教授說,對於基本收入而言,中國龐大的國土面積表示它會是個好地方來「想出許多種類型的實驗

她說:「在過去,我一直反對西方式的社會保障機制。」「但今日我認為中國的社會情境已經不同了。」

根據Haverman所說,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正在計畫公開超過三頁的工作報告,處理像是在中國如何籌得無條件基本收入資金的主題,以及對於工時的潛在影響。

更早之前的十月,一個以台灣為基礎的倡議團體,目標鎖定於召集在台灣實施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支持,並提出一份政策白皮書,勾勒出一個全國性的基本收入在此小島上可能如何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台灣」說台灣極低的稅率開啟了數個潛在的無條件基本收入籌資管道,包括實施碳稅及提高所得稅或實施土地稅等選項。該白皮書建議成年人每個月發放1萬元新台幣(332美元);小孩每個月5千

該團體主張這樣的一種政策,能幫助緩和收入不平等的問題,而這現象在台灣已一直持續穩定成長中。無條件基本收入也可能處理一些金融財務問題所帶來的有關焦慮,像是養小孩,因為少子化在此島上已造成人口危機。原始的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中國方面的工作報告可在此處獲得。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