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基本收入運動

image_print

成福蕊

歐洲近來因實驗基本收入政策,已獲得世人眾多的關注。但在這些注目中,為人所忽略的是在全球其它角落正在進行的發展,包括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中國。

成福蕊是「中國社會分紅/基本收入研究網」的其中一名成員,對於中國社會安全網已從事廣泛的研究。在以下的訪談中,她表示基本收入將會解決中國目前社福計畫所面臨的許多問題。

隨著國際經濟面對各產業日益自動化的影響,成福蕊說基本收入在中國是有效解決此問題的答案。

「我相信基本收入與中國的現狀息息相關,因為它與社會主義及市場經濟兩者的本質一致。」她說。完整全長訪談如下:

全民基本收入與中國的「最低生活保障(低保)」政策有何不同?

「低保」是中國的最低生活保障計畫。任何人的收入若少於最低收入標準,便能獲得一份補充性質的收入以填補至低保收入標準。以此方式而言,低保是無條件的:沒有人能奪走某人獲得低保收入的權利。低保補助只提供給那些收入不到低保收入標準的人。因此,政府必須嚴格評估受益人的經濟狀況,這會造成許多執行及濫用的問題。相對而言,全民基本收入不論個人收入情形,提供補助給所有人。此外,中國低保津貼在不同區域之間顯示出巨大的差異,與中國已面臨的區域性經濟不平等情況一致。

中國人如何看待基本收入?中國人普遍了解這項政策嗎?

大部份的中國人不了解基本收入的概念。然而,目前有些地方正在實施類似的政策,儘管人們不稱其為「基本收入」。目前正在實施基本收入的區域都有不同的狀況。差異不只是地域性的,因為根據社群成員的結構深度及狀態,甚至連鄰近的區域都有巨大的不同。

中國為何應該實施基本收入?這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中國實施基本收入的基礎來自於中國本身的公共所有制度。國營企業、都市土地及礦產資源早已存在,很像美國阿拉斯加州的情形,每個人應可享有公共資源。要實施基本收入需依靠取用公共資源所獲取之利潤來作為財源,這樣不僅每個人都會收到等量的收入,也表示政府不需從富人身上徵收更多的稅來分配給其他人。

中國過去利用公有資源的獲利來補足國家的公共財源,因此降低了私有部門的稅率;接著,對服務部門及基礎設施的開發實施大規模投資,包括建造鐵路及創建支撐經濟發展的制度,諸如教育和醫療,而這些制度使大量人口受惠。在中國都市化及逐步改善基礎建設的期間,甚至在完成這些計畫之後,公共資源帶來的利潤或許可用作發給所有人的補助津貼。當然,這將會降低社會整體的薪資或工時。同時,有些地方已有資源的集體所有權,而中國大部份的社會分紅來自這些資源。

中國基本收入運動的現狀為何?

基本收入的概念目前只在中國學術界中受到討論,而目前幾乎沒有該政策的研究學者。然而,已經有一些一般民眾在探究基本收入的實施;在那些實施區域中的所有人,的確也都可享有當地的基本收入。例如,許多基本收入的財源都來自於集體組織的分紅。

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中國鄉村已實施土地集體化,而家庭農場配給制度,能讓個人使用土地來生產物資,但人民不可向他人販售土地。在都市化期間,政府徵收了一部份的土地,而當中一些被政府拿走的集體資源,有得到來自都市資源的補償,進而產生新的利潤。在這些案例裡,可以見到有更多的社會分紅在這些社區裡產出。縱觀整個中國,這不是罕見案例。

在「基本收入全球網(BIEN)新聞」中,我最近介紹了這些案例的類型。中國正在實施「土地三權分置政策」(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這將促進土地權利平等的投資。最近,我們的主要研究工作聚焦在探索這些案例的內涵,評估大規模促進這項政策的可能性。在最近悲觀的經濟環境下,我們想提供一條可行的前進道路。

目前基本收入適合中國嗎?它適合中國文化嗎?

我相信基本收入與中國的現狀息息相關,因為它與社會主義及市場經濟兩者的本質一致。然而,中國文化鼓勵勞動並鄙視懶惰。隨著自動化的發展,機器將持續取代人力勞動。因此,中國人將開始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如果基本收入真的實施,整個國家將能減少每週工時。中國先前實行六天工作制,現在已減至五天。在未來,或許能減至一週工作四天。

此外,中國各區域的發展南轅北轍,生活成本的差異亦相當顯著。社會保障體系尚未達到全國能統一行政的程度。公共資源及財政資料也需逐步透明化,因為透明化資料的缺乏,對於基本收入可帶來的潛在影響之評估已受到阻礙。

譯者:林昱廷 Albert Lin

編輯:郭子鴻 Enzo Guo

Original Article: Prochazka Tyler. “Interview: China’s basic income movement“. 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 November 29, 2016.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