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I到底救了誰?

反對UBI最常見的理由不外乎是:錢從那裏來?認為UBI勢必造成龐大的財政負擔,固然有利於無產階級,但卻不利於中產階級;或者認為機器大軍搶飯碗造成失業潮的說法,不過是誇大其詞;或者樂觀的認為,即便工業4.0真的造成大量工作消失,但自然也會有新的職類產生,所以根本不用太擔心。 當然,芬蘭停止UBI實驗,也讓一些不瞭解UBI的人,對此更加感到疑惑。 但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欲知詳情,請點擊標題]

台灣舉行亞太UBI會議 成果圓滿振奮人心

2018 年亞太地區 UBI 國際會議展現亞太地區基本收入運動的成長動能,突顯這股潮流在台灣茁壯的態勢。 逾百名與會者踴躍出席位於台北的兩日會議,另有數千位觀眾透過線上即時串流和同步口譯共襄盛舉,今年更邀請到眾多海內外學者及知名人士擔任講者。 2016 年瑞士公投發起人 Enno Schmidt 及 UNICEF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印度基本收入實驗計畫首席研究員 Sarath Davala 分別擔任會議第一、二日的主題演講人。 Davala 表示會場氣氛令人振奮:「亞太地區 UBI 國際會議是基本收入運動的重要里程碑,也將成為傳頌後世的光榮時刻。會場充滿旺盛能量,台灣高等學府的年輕學子也對基本收入理念懷抱無比熱忱,讓我深受感動和鼓舞。」

Inequality's Health Effects in Taiwan: Would UBI Help?

Author: Shuhei Omi, UBI Taiwan Economic inequality produces significant gaps in health outcomes in Taiwanese society, according to researchers who worked with the Taiwan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Last year, the Institute of Health Equity at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published its report “Health Inequalities in Taiwan,” prepared over three years and commissioned by the Read More …

無條件基本收入與性別平等

「心智自由有賴於物質資源。詩有賴於心智自由。而女性向來貧窮,不只是兩百年來如此,而是從古至今一直如此。女性擁有的心智自由還不如雅典奴隸的孩子。女性因此毫無機會寫詩。這就是我為什麼那麼強調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1]─女性主義文學先驅: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Podcast: Uncovering the town that overcame poverty

There was once a town in Canada that essentially eliminated poverty, and at the time no one seemed to know. One filmmaker is doing his best to shine a bright light on the research into this town. Vincent Santiago is producing “The Mincome Experiment” documentary that looks into the Manitoba experiments in the 1970s, which Read More …

貧富差距加劇:前 1% 富人掌握全球 82% 財富

42 位最有錢的富人擁有世界一半人口的財富 (綜合外電)樂施會(Oxfam)於1月22日發表一份報告,指出 2017 年度所產出的財富當中有 82% 落入最有錢的 1% 人口,而最窮的後 50% 人口所得到的財富則未成長。此份報告是根據《富比世》及《瑞士信貸全球財富數據手冊》(Credit Suisse Global Wealth databook)的數據所算,此數據提供 2000 年以來全球財富的分配情況。

Would a Basic Income ‘corrupt’ the poor?

In the 90s, the United States implemented some of the most far-reaching changes to welfare in modern American history. Bill Clinton worked with Republicans to “end welfare as we know it” and eliminate welfare’s supposed corrupting influence on the poor. Except the “corrupting influence” of government assistance never existed. A recent article by the New York Times pointed Read More …

芬蘭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簡介

在2017年1月,芬蘭政府開始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簡稱UBI)的實驗,隨機挑選了2000名失業者,以每月發放560歐元,將近新台幣19734元,讓試驗者自由決定該如何使用這筆金額。 【本篇內容來自Vice News/ The Guardian 資深經濟評論員Aditya Chakrabortty的採訪,主要採訪其中一位的試驗者Järvinen】 在Järvinen的案例中,他並沒有像許多人的直覺想像,只靠領取基本收入而不去工作,相反地,Järvinen表示自從有了基本收入後,不必再受限於就業服務站和政府的種種要求,總算可以專心地投入自己的事業中:製做薩滿鼓、拍攝影片、還有經營Airbnb,這些工作是在有基本收入之前所無法完成的事情,Järvinen覺得基本收入讓他重新掌握了自己的人生。 一個月560歐元的收入,在芬蘭其實是很少的一筆錢,人可能要先學會變魔術,才能夠只靠這筆收入維生,正因為如此,這份收入並不會使人只想待在家裡放鬆懶惰。實際上,Järvinen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投入在工作,也成功靠事業所賺得的錢來扶養六位孩子。 芬蘭的衛福部部長Pirkko Mattila認為,對於芬蘭的人民而言,是非常想要工作的,人們不會只領一份基本收入而不工作,而且他十分清楚貧窮陷阱對於長期失業者的影響,而基本收入可以避免這種狀況發生。 貧窮陷阱是指,長期失業者若從事短期工作以期收入增加,卻會因此失去政府的補助,整體收入只比補助高一些,卻付出了更多勞力,讓失業者大幅降低工作的意願,寜願待在家中領補助,不願工作提高所得。 芬蘭工會中央組織的首席經濟學家Ilkka Kaukoranta則表示,問題在於UBI的資金該從何而來?以現有的模式而言,必須仰賴稅收,而稅收正是從工作者徵收的,若是給每個人足以生活的金錢,人們將不需要工作,工作者就會變少。假設以現有的模式推動全國規模的計劃,勢必會造成相當於5% GDP的預算赤字。所以提高稅收和降低人們工作動力會是相關的。 被問到要如何支持UBI所需求的稅收時,Järvinen認為,有很多充滿創意的人們會創造許多新的工作,像是近年來的臉書、YouTube、Uber等等,這些創造力鑲嵌在我們的DNA,而UBI正是可以激活這些創意因子的關鍵,所以我並不擔心稅收的問題。 透過芬蘭的實驗,可以看出UBI對於失業者的影響:減少就業限制、鼓勵發展自己的事業、工作時數增加、激發不同領域的工作創新能力。目前看來正面影響居多,但是這種實驗所帶來的爭議也不少。 其一:因為是聚焦在失業者上,所以無法預估UBI發放在非失業者時會造成的影響,也就是實驗樣本不夠全面化、多元化。 其二:發放的時間只有兩年,與UBI的宗旨不同,無法看出若是長期或終身發放時,人們的行為會產生什麼變化。 其三:霍桑效應的影響,是指當被觀察者知道自己成為觀察對象時,改變了行為傾向。關於這點,芬蘭政府在實驗結束前都不透漏任何資訊,也是希望能夠降低霍桑效應的影響。 嚴格來說芬蘭的實驗,不能稱的上是真正的UBI,但足以向我們表現出UBI對於失業者的影響,揭開UBI一小部份的面紗,仍然有寶貴的參考價值。應該等待未來更多的實驗計畫實施,讓我們更能理解UBI的全面影響力。 影片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4&v=vwjNrxVd-1E Author: 杜祐興 Editors: 吳東晏, Tyler Prochazka